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景區景觀

膠東井岡山

發布時間:2016-06-07 15:37

昆崳山是一座英雄的山,也是膠東革命的根據地。這里山勢雄偉,森林茂密,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造就了它不平凡的歷史。 著名作家馮德英老師的《苦菜花》、《迎春花》、《山菊花》〉就是以昆崳山革命斗爭為素材寫的,并且是《山菊花》的外景拍攝地。
在1931年12月,昆崳山腳下就誕生了黨小組。1933年初,文登縣已有3個黨支部若干個s黨小組,共有黨員40余名。在牟平縣境內,黨組織在許多村建立了秘密聯絡站、聯絡點。在這里,廣大群眾對共產黨有深厚的感情,群眾覺悟高,積極響應黨的號召。昆崳山成為了膠東黨組織早期活動的重要中心地區,成為膠東的“小蘇區”。
二十世紀30年代初期,我們膠東大地災荒連年,官府、地主橫征暴斂, 1934—1935年,國民黨山東政府又在膠東廣征民工,修筑公路,當時僅煙榮、煙石、榮海路,一年就抽調當地61萬人服役。同時,其他徭役又增,僅文登縣一年服其他徭役用工即達121萬人,百姓苦不堪言。1935年春,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主席韓復榘在膠東強征土地、民力修建青威公路,膠東各地人民在反修路斗爭慘遭鎮壓后,中共膠東特委決定在文登、榮成、牟平、海陽、萊陽等地發動一次大規模的農民暴動,武裝反抗國民黨發動派的殘酷統治。
1935年11月29日,中共膠東特委在昆崳山領導了“一一•四”武裝暴動,指揮部就設在昆崳山無染寺,這場暴動因發生在農歷十一月初四,故稱“一一•四”暴動。
1935年8月,膠東特委在昆崳山岳姑殿召開會議,研究武裝暴動的準備工作,統一了思想,并決定于1935年農歷十一月初一起義,起義分東西兩路行動,牟平、海陽、萊陽為西路,文登、榮成為東路。由于外出購買子彈的人員未能按時歸來等原因,暴動推遲到農歷十一月初四,由張連珠、程倫擔任正、副總指揮,隊伍番號為“中國工農紅軍膠東游擊隊”指揮部就設在無染寺內,參加人數達300余人。
暴動隊伍所到之處,打擊地主,分財分糧,群眾無不拍手稱快,這引起了國民黨當局的極大恐慌,韓復榘命令駐守三江縣的國民黨軍第八十一師不惜一切代價進行鎮壓。由于敵我力量懸殊,“一一.四”暴動以失敗告終,張連珠、程倫、曹云章等膠東特委主要領導成員英勇犧牲,特委的幾個秘密聯絡站也被查封。于得水、王亮等領導暴動幸存人員組成不足百人的昆崳山紅軍游擊隊,面對敵人的清剿、屠殺,于得水根據隊員離家遠近的情況,把隊伍分成山前、山后兩個活動組。為了轉移敵人的目標,牽制敵人的兵力,游擊隊采取虛張聲勢、擾亂陣腳的戰術,放石炮、點山火,與敵人巧妙周旋。據當地人講,當時,到了夜間,昆崳山上有的地方放石炮,有的地方點山火,漫山遍野都是炮聲火光,加上群眾的刻意渲染,使得敵人惶恐不安。
他們以昆崳山(黑腚崮、獨木崮、山羊角、老蜂窩)為大本營,療傷、練武、擾敵,一邊養精蓄銳保存力量,一邊在昆崳山區堅持斗爭,為膠東革命保存了一支寶貴的火種。
在革命斗爭中,昆崳山紅軍游擊隊深深地扎根于昆崳山周圍的貧苦農民群眾之中,與群眾有著非常密切的血肉聯系。敵人準備“清山”、“圍剿”,群眾就及時地將情報送進山里;游擊隊下山襲擊敵人,群眾主動幫助帶路。1935年底至1936年初,嚴寒突襲膠東大地,饑餓和敵人的清剿對革命者是一個嚴峻的考驗,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廣大群眾把游擊隊員視為自己的親人,自發地組織起來,為游擊隊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1964年,陳毅元帥對馮德英先生說:“我死了都忘不了山東人民、膠東人民。”
從1935年的“一一•四”武裝暴動,到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近兩年時間里,昆崳山紅軍游擊隊的斗爭不但緊緊拖住了韓復榘的部隊,還拖住了蔣介石從河南調到山東的近10萬大軍,不但配合了中央紅軍的行動,策應了中央紅軍的勝利長征,而且從政治上支持了黨中央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主張,還在國民黨反動派統治的中國東部地區撕開了一個缺口,為即將到來的舉國抗戰做好了革命思想和組織力量等各方面的準備。1937年12月24日,昆崳山紅軍游擊隊在隊長于得水的帶領下,奔赴昆崳山支脈天福山參加了天福山起義,成為起義隊伍中擁有槍支最多、戰斗經驗最豐富的骨干力量。起義儀式上,理琪代表特委鄭重宣布: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正式成立。參加儀式的60余人被編為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第一大隊,于得水任大隊長,宋澄任政治委員。天福山起義創立了膠東第一支人民武裝——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舉起了膠東武裝抗日的大旗,拉開了膠東人民武裝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序幕。
1938年2月初,日軍第五師團進占煙臺后又分兵占領了牟平縣城并在牟平城建立了偽政權。理琪決定趁敵人尚未站穩腳跟之際,迅速攻打牟平城。
1938年2月12日黃昏,理琪親率第一大隊及特務隊由崔家口向牟平縣城長途奔襲。奇襲速戰速決,旗開得勝。攻城部隊撤出牟平縣城,指揮部及理琪等來到離城東南3里的雷神廟開會時,被日軍四面包圍。雷神廟戰斗從13日午后打到晚上,激戰八個多小時。廟內,剛成立的20余人的地方武裝,以簡陋的武器,用血肉之軀筑起了中華民族的鋼鐵長城;廟外,裝備精良的100多人訓練有素的正規軍,以徹底的慘敗破滅了日軍戰無不勝的神話!
雷神廟戰斗,打響了膠東武裝抗日第一槍,膠東特委領導人民進入了創建抗日根據地的新階段,以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為源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血與火的洗禮和改擴編,轉戰長城內外、大江南北,走出了解放軍著名的41、27、31、32四個軍(經歷次整編裁軍,現仍保留27、31、41三個軍),當今中國一共18個集團軍,而從昆崳山走出了3個集團軍,這在全國是絕無僅有的。這些部隊先后涌現出“濟南第一團”、“塔山英雄團”、駐港部隊等很多著名部隊和夏侯蘇民、任常倫,程遠茂、黃相和、劉坤、蔡萼等一大批全國著名的戰斗英雄以及以遲浩田、張萬年兩位軍委副主席為代表的大批高級將領、黨和國家領導人,許世友上將、林浩少將、于得水大校等都曾在昆崳山領導軍民戰斗過。